茄子抖音

麻豆传媒导航

Posted on : 2021年4月20日 |

*** 她看向刑不霍,“我想把生化武器毁掉了,专门研究生化解药,我其实已经跟妈了,要购置一些设备回来,但是我不想她担心,只是医疗设备,当然,也会买部分常用的医疗社会。”白雅简约的道。

“既然生化武器都毁掉了,还要研制生化解药干嘛。”刑不霍不解。

“资料和专业人员都流散出去了,担心总有一天生化武器会问世,所以,有备无患,生化武器在我手上的事情,只有妈,张星宇,还有你知道。”白雅道。

“嗯,我明白了,反正这件事情也不急,想放你那里吧,等我们找到可靠的,靠谱的人,再交上去,那个时候也不迟。”刑不霍建议道。

白雅点了点头,靠在椅子上面,耷拉着眼眸看着前方,随意的拉扯着安带。

“我今天晚上可能不能过来。”刑不霍思索着道。

“明白的,别太累,身体才是自己的,你的生命对我来比一切都重要。”

刑不霍微微扬起嘴角,温柔的看着她,重复她那句,“你的生命对我来比一切都重要。”

两个人相视一笑,

“以前我们想了好多孩子的名字,我最近又想了一个,觉得不错。”白雅转移了话题道。

“什么?”刑不霍好奇,之前的日子,都不是他在陪伴,所以,他都不知道他们之前取了什么名字。

“子,顾子,希望他健康,幸福,圆满,父母也是的,也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的在一起的意思。”白雅看着他,眼睛中都是晶晶亮的,散发着光彩。

清纯漂亮姑娘午后小憩

就算他不是顾凌擎,看到她这副模样,他的心里也有几分动容。

越是这样,越是后悔,为什么没有早点出现在她的身边。

“好,什么都依你。”刑不霍宠溺的道。

白雅头一歪,靠在了他的肩膀上,轻轻哼着轻快的歌。

他也觉得心里是满满的,“张星宇到水月国际要多久?”

“应该很快,他现在在医院照顾纾蓝,过去不远。”

“那就好,为了安起见,他到了水月国际,我才会开过去,免得被邢商有机可乘。”刑不霍看向后车镜,多留心一点总归是没错的,何况,跟白雅有关,不能疏忽。

半时后,张星宇来了电话,刑不霍把车子开去了水月国际。

白雅刚下车,他的手机响起来,看又是邢商的,不厌其烦的接听电话,“什么事?半时后到。”

“华蕊过来了。”邢商提醒道。

刑不霍眼中掠过一道戏谑,“然后呢?”

“她和秋婷杠上了。”邢商无奈的道。

“所以呢,你希望我怎么做?”刑不霍耷拉着眼眸,慵懒的看着前方。

“如果要做总统,华蕊是你的跳板,目前,秋婷还不适合以你女人的身份出现,我会跟秋婷让她克制,但是,你别太伤她心了,毕竟,你们已经有夫妻之实,她把第一次给了你,女人的第一次很宝贵,值得珍惜。”邢商意味深长的道。

刑不霍扯了扯嘴角,“所以,她的第一次给了谁,谁就要娶她吗?”

“那当然,秋婷是个好姑娘,从一而终也是父女的美德,还有,你今天见的那个女人是谁?白雅?不太可能,她只有一个人,没有保护,你不会又在外面找了一个人吧?”邢商担心,又气恼。

“是我安插在左群益那里的人,先这样吧,我一会就到了。”刑不霍完,挂上了电话。

他一出现在邢家,华蕊冲到他的面前,“你不联系我,只能我联系你了,我姐希望我带你去见她。”

“你们是什么关系,不霍为什么要跟着你去见你姐姐?”秋婷趾高气扬的道。

“我和他的关系,你心里不有数吗?不然我为什么要他去见我姐姐。”华蕊回击道。

“不霍,不要去。”秋婷用命令的气对着刑不霍道。

“不霍,我姐姐是总统夫人,想见你一面都不行吗?她你明天就要出国了。”华蕊撒娇的道。

她本身就漂亮,撒娇的时候把少女的甜美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刑不霍扯了扯嘴角,云淡风轻的淡定,看向邢商,“爷爷觉得我应不应该去?”

邢商没想到刑不霍直接把问题丢给他。

秋婷趾高气扬的抬起了下巴,她知道邢商宠她,什么都依着她的。

邢商叹了一气,“既然是总统夫人想见你,你去见见也好,刚好,对于这次即将出发去国的事情,也和总统大人好好商量下。”

秋婷震惊的看向邢商,跺脚道:“爷爷。”

“秋婷,你跟着我来趟书房。”邢商走在前面。

秋婷不甘愿的看向刑不霍,对上刑不霍冷淡的眼眸。

她知道,刑不霍只听邢商的话,邢商不帮她,她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能耷拉着头跟在邢商的后面去书房。

华蕊开心的搂住刑不霍的手臂,甜蜜蜜的笑道:“走吧,不霍。”

跟面对邢商和秋婷相比,他宁愿面对华蕊,至少,华蕊并不是没有分寸的人。

他朝着外面走去,上了驾驶座的位置,深邃的看着前方。

华蕊睨向他,古灵精怪的点了一下他车上的装饰品,像是不经意,又像是故意的,问道:“那个秋婷喜欢你吧。”

“嗯。”刑不霍应了一声,没有否认。

华蕊诧异的看向刑不霍,眨了眨眼睛,娇俏的脸上有了些失望和担心,“那你对她是什么态度?”

“你觉得呢?”刑不霍模棱两可的道。

“不喜欢,如果你喜欢她的话,就不会跟我出来。”华蕊猜测道。

“嗯。”刑不霍没有否认。

华蕊扬起笑容,抿着嘴唇,想了一会,害羞的问道:“那你对我呢,喜欢吗?”

“没感觉。”刑不霍道,扯了扯嘴角,似笑非笑的。

华蕊委屈的看向他,眼睛睁得大大的,“你不喜欢我,为什么跟着我出来?”

刑不霍斜睨向她,“因为,我只是对你没感觉,对她是厌恶。”

华蕊:“……”

她身边围绕着很多的贵公子,没有一个像刑不霍这么恶劣的,浑身充满了坏坏的感觉,偏偏,她就喜欢这样的的,就想去征服他这样的。

他一个眼神,就能让她心跳较快,她相信自己,一定可以征服他的。

大家好,我是秦汤汤,大家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情话书屋,听改编的广播剧????***

Category : 未分类
Tags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