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抖音

下载一个app

Posted on : 2021年5月1日 |

晚上十半,叶飞离开夏风会所。

临走的时候,黄震东给了他一千万诊金,让叶飞赚到出生以来的第一桶金。

叶飞清楚黄震东的心思,给这么多钱,除了感激之外,还有就是结交。

自己展现出来的武道、相术和医术,让黄震东觉得有巨大价值。

叶飞本来不想跟黄震东关系太密切,可想到将来拿回云顶山庄免不了来往,他最终收下这张支票。

回到唐家别墅,叶飞放慢手脚,悄无声息直奔二楼。

他刚刚推门进去,就见到唐若雪从浴室出来。

雪白的浴巾只包裹着重要部位。

叶飞一眼就看到了她那双笔直的让人几难置信的双腿。

女人的腿,或多或少能挑出些缺憾来。

过长而不直,过直而肤色不匀,肤色均匀却有小伤疤……但唐若雪这双腿,叶飞感受到的只有来自生理的强势冲击。

如雪白的藕断一般,又绝不臃肿。

清纯少女泠然洛丽塔碎花格连衣裙写真图片

叶飞感觉自己呼吸出来的都是热气。

“回来了?”

看到叶飞出现,唐若雪微微一怔,本能紧一紧浴巾,随后又放松情绪:“你没事吧?”

“看你这么晚没回来,我还以为你被警察抓走了。”

她看似漫不经心,但心里却有一丝忐忑,毕竟叶飞是当众断了章小刚手指。

“我没事。”

叶飞视线随着她移动而移动,直到唐若雪走入里间才收回:“黄震东出面,章家息事宁人,不会找我麻烦。”

他补充一句:“章大强还跟我赔礼道歉了呢。”

“没事就好。”

唐若雪眸子担忧:“不过你这次可就欠下黄震东大人情了。”

她心里很清楚,黄震东这种人的威风,哪里是那么好借的?

他为叶飞出面撑腰一次,只怕会榨取叶飞血肉来偿还。

“改天我给你十万块,你去买点贵重的礼物给黄震东。”

唐若雪微微坐直身子:“今晚的人情,能还多少还多少。”

叶飞爽朗笑了笑:“放心吧,我救了他一命,今晚的人情,足够抹平。”

唐若雪想起叶飞救命一事,俏脸散去大半担忧:“叶飞,如果不欠人情了,以后能不跟黄震东来往,就不要跟他来往。”

“我可不想去监狱探视你。”

跟黄震东走的太近,迟早会出事的,四海商会虽然是商会,但干得都是灰色生意。

“好。”

叶飞想起一事:“对了,你资金有问题,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?”

他已经了解到情况,唐若雪被百花银行摆了一道。

原本期限三年的一亿借款,半年后被银行忽悠回账,结果一还,银行就以经营风险过大不再续借了。

这让唐若雪阵脚大乱。

公司正在扩大规模生产,一亿流动资金被抽走,正常运作大受影响。

唐若雪四处拆借,还给出银行三倍利息,本以为不难解决,但生意伙伴都找各种借口拒绝。

唐若雪努力一番,依然缺口五千万,最终闹出今晚的冲突。

“跟你说一声?”

唐若雪俏脸本能多了一丝嘲讽:“跟你说一声有用吗?

五千万,你能帮什么忙?”

“但凡你有点用,我也不用每天这么劳累。”

叶飞苦笑了一下,这倒也是,换成以前的他,就算知道唐若雪艰难,他也帮不上半点忙。

“哦,对了,我这里有一千万,是黄震东硬要塞给我的。”

他掏出支票递了过去:“你先拿去用。”

“一千万?”

唐若雪身躯一震,难于置信望着叶飞:“黄震东给你一千万?”

叶飞找了一个借口:“是啊,估计他也不想欠我人情,所以给一千万了断救命之恩。”

“这一千万,我不能要,你也不能收。”

唐若雪保持着头脑清醒:“你千万不要去兑换,不然你就再也脱不了身。”

“就算黄震东不拉你下水,将来警方也会揪着这钱找你。”

“你可不要动它,需要钱,我给你。”

她声音冷冽提醒着叶飞,也忘记张开的双腿,那份雪白刺激着叶飞的眼。

叶飞一愣,本想再劝告,可看到唐若雪寒霜一样的脸,他只好收起了支票。

“我公司的事情,我会解决。”

唐若雪劝告一句:“你这几天,处理一下家里的事,然后尽快找一份工作。”

“以前你妈病了,你需要三天两头的照顾,现在她好了,你没理由不工作了。”

“不求你赚多少钱,只求你稳定一点。”

她不想看到叶飞每天拖地煮饭,也不想看到叶飞假扮神医忽悠人,所以希望他有点正事做。

叶飞再度点头:“行,我明天去看我妈,然后尽快找工作。”

说完之后,他就找了衣服去洗澡,刚进浴室,叶飞眼睛就微微眯起。

他见到唐若雪的佛牌挂在洗手台上。

一缕黑气缠绕不散。

看到唐若雪梳着头发,叶飞悄无声息拿过佛牌。

生死石自动一转,散发着凌厉杀意。

叶飞能够感受到它的邪恶。

当他准备一把捏碎时,却发现镜子上突然多了一张面孔。

“还给我!”

出现在背后的唐若雪突然怒喝一声,一把将叶飞手中的佛牌夺了过来。

叶飞被她吓得浑身一颤,震惊望着呼吸急促的唐若雪,一时间有些呆愣。

因为他从未见过唐若雪这种神情。

她宛如一个被抢走心爱玩具的孩子,又惊又怒,甚至还夹杂着狠厉,狰狞。

唐若雪此时握着手里的佛牌,也陡然间平静了下来,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过激反应。

她看着目瞪口呆的叶飞,内心陡生愧意,犹如一个做错事的小孩。

她想要跟叶飞说对不起,结果却板起脸训斥:“谁让你乱碰我东西的?”

“以后没有我同意,你不能动我物品,不然你就滚去三楼睡。”

说话中,她一直把佛牌攥在怀中,好像是什么宝物一样。

“若雪,这真是邪恶之物,你必须马上丢掉它。”

叶飞盯着唐若雪劝告:“不然你和身边人都会被波及,严重一点会有生命危险……”他发现,佛牌的黑气又开始浓郁了。

“出去!”

唐若雪冷冰冰打断……

Category : 未分类
Tags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