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抖音

水果幸福宝app

Posted on : 2021年4月30日 |

未到正午,杜夫人就急煎煎赶了过来。

她才进院子,就见丫头们从屋子里端着一盆盆血水鱼贯而出。

杜夫人身子不由一颤,幸好被一旁的杨嬷嬷及时扶住。

“夫人……”杨嬷嬷也叫这刺眼的鲜红晃得眼疼,哽咽着唤了一声。

杜夫人红着眼眶摆摆手,还不待说话,就见门帘再一次掀开,却是青荷从里头疾步走出来。

她看见杜夫人先是一怔,暗淡的眸子瞬间像是被什么点燃,眼泪刷地一下涌出来,拔腿就往屋子里跑,“少夫人……夫人、夫人来看您了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浓浓的血腥味在紧闭的屋子里挥之不去。

……已经接连熬了两副药,可是始终喂不进去。鲜血还在顺着杜容芷的腿哗哗往下流,巴掌大的小脸早就惨白得近乎透明。

宋子循颓然地坐在床前,内心是前所未有的无助和恐惧。

太医说,是她自己不想活了……

宋子循用力眨了眨干涩的眼睛,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,勉强压下喉间的颤抖,“杜容芷,你不许死……我不许你死。”

巧遇清爽的街边女孩

她还这么年轻,他们的孩子还那般稚小,她凭什么丢下他一个人,说不活就不活了?!

他知道她受了委屈——傅氏的无故小产,沈氏的百般刁难,他的袖手旁观,还有他们无缘的孩子……

想起那个随着血水一起流掉的孩子,他心里又是一阵揪紧。

可这些都不是她丢下他,丢下女儿的理由!

“药呢?!”宋子循大吼道,“药怎么还不送来?!”

服侍的婢女们吓得打了个冷颤,端热水小丫头的手更是猛地一抖,铜盆“咣当”一声打翻在地上。

盆子里的血水全部泼出来,溅在宋子循的袍子上,靴子上……屋子里的血腥味顿时更重了。

其他几人变了脸色,赶紧上前收拾地上的水迹。那丫头更是吓得面无血色,赶紧跪到地上,瑟瑟发抖地掏出帕子给宋子循擦拭,嘴里不住求饶,“大少爷恕罪……奴婢,奴婢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宋子循抬脚踢开她,“一群蠢货,都给我滚——”

话音未落,忽听到外头青荷高呼杜夫人来了,接着就响起一阵脚步声。

宋子循怔了怔,连忙站起身,却见杜夫人已经领着人进来。

宋子循走上前,朝杜夫人行礼道,“岳母大人怎么来了……”

杜夫人冷冷看他一眼,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吞下去,只哽咽道,“听说我那傻丫头又给姑爷添麻烦了……我过来看看。”

宋子循羞愧难当,“是小婿没有照顾好她……实在愧对您跟岳父大人。”

杜夫人已经走到床前,见女儿双目紧闭,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,泪水一下子从眼底涌出,“现下……如何了?”

宋子循心里只觉煎熬到了极点,哑声回道,“药喂了两回都喂不进去……太医虽施了针,还是血流不止……人也始终不曾清醒。”宋子循顿了顿,艰难道,“太医说,若是再这般下去……怕会不好。”

杜夫人点点头,动作极轻地在床沿上坐下。

外头园园也重新煎好了药,端着托盘急匆匆走了进来。

宋子循忙上前接过药碗,还要亲自来喂,却听杜夫人缓缓道,“姑爷把药先放着吧。”

她轻抚着女儿冰冷的脸颊,“你守了这几日,想来也一定累了。且下去歇歇……我们娘俩说会儿话。”她看着安详得好像睡熟的女儿,慈爱地摇摇头,“这丫头打小就不是个通透孩子,最是爱一条道儿走到黑的……我劝劝她,兴许还有些用。”

宋子循抿紧嘴唇,半晌,才把药碗放到桌上,走上前朝杜夫人深深作了个揖,“容儿……就拜托岳母大人了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屋子里多余的下人们都被屏退,只留下安嬷嬷跟青荷服侍杜夫人母女。

杜夫人拿湿帕子小心翼翼地给杜容芷蘸了蘸干裂的唇瓣,幽幽道,“你这孩子,到底几时才能让母亲省心呢?”明明是再平静不过的语气,却愣是让人听出了绝望的味道。

青荷眼眶一热,连忙低下头去。

“那时你一心喜欢姑爷,非他不嫁……可记得母亲是怎么劝你的?”杜夫人苦涩地笑了笑,眼角却不可自已地笑出了泪花,“这样的人家,原就不是你这般心思简单的孩子应付得了的……可你却偏跟着了魔一般……”

“所以今天这条路,不管有多难走,都是你自己选的……你既然不听劝阻,执意选了这个男人,那就要有承担起这一切后果的勇气!”杜夫人语气忽地加重,“当初你的一意孤行已经伤了我跟你父亲的心,难道现在你还要让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,后半辈子都活在纵容你的悔恨和失去你的痛苦中么?!”

杜容芷却只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,一如睡着了一般。

杜夫人用力拭去脸上的泪水。“而且你现在已经不止是我和你父亲的女儿,你还是一个母亲——莞儿的母亲!你可想过,若你死了她会如何?”杜夫人深深吸了口气,再下一剂猛药,“姑爷还不到弱冠之年,又是如此家世人品,只要你前脚一走,后头多得是人能顶上你的位置!到时你自是一了百了,可莞儿呢?她襁褓之中就失去生母疼爱,父亲将来也只会把精力留给继母所生的弟弟,到时她一个孤女在这家里该如何立足?你可曾替她想过?!从前你执迷不悟,任意妄为,难道如今当了母亲,还要这么自私么?!”

青荷听得鼻子发酸。少夫人这一路走得有多艰辛她看得比谁都清楚,若不是为了孙小姐,又怎么会一直委曲求全……正欲抬头劝夫人别再说了,忽然听安嬷嬷满是惊喜地轻呼一声,“夫人快看!少夫人、少夫人有反应了!”

青荷一愣,连忙向杜容芷望去。

晶莹的泪珠顺着女子紧闭的双眸缓缓流下,连那张毫无生气的小脸也变得鲜活起来。

杜夫人一喜,急声道,“快!快把药端过来。”

。m.

Category : 未分类
Tags :